找回密码
 新用户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229|回复: 3

(转帖)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周啸天诗词作品赏评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3 13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悲喜交加的“不蒸馒头争口气”

——对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周啸天诗词作品赏评

     2014年8月13日,一早看到有写传统诗词的人获得中国文学最大殊荣——鲁迅文学奖的新闻。作为一个传统诗词爱好与创作者,我不由的感到十分振奋,喜悦之情无以言表。都说古诗词已经没落,现代诗歌已经走到了流行歌词的阶段。传统诗人的和欣赏者都只在一个小圈子里打转,只在qq群中和少部份论坛中才能找到知音和同好。今天,写传统诗词的人得到了鲁讯文学奖,是对我们这些传统诗人的极大振奋,感觉自己奋斗有了目标,生活有了动力,创作有了激情,大家都感到传统诗词的春天来了。谁说我们传统诗人,没有欣赏,没有定位,没有成名的机会。这就是党和国家对我们的肯定,这就是新时期诗词文化复兴的机遇。我们一定要向这位获奖者学习,让我们传统诗人获得第二次,第三次乃至更多的文学奖项。欣喜过后,我开始欣赏这获得鲁讯文学奖的高高手的作品。一目掠过,感觉不对。再次看过,感觉发冷,再三细品,一片冰凉……
高高手名周啸天,听说是四川人。但我在网上从没有看到过他的诗词,可能圈子虽小却没有交集。但听说文坛大家王蒙和杨牧对他非常之推重,评委会11票他得了9票,诗人本人也说“对获奖有信心,能预感到会获奖”。我想这位诗人的作品不是字字玑珠,艳才惊人,也一定是词藻华美,情感动人。不说比得上李白杜甫之诗,苏轼柳永之词,也一定不让李商隐杜牧之诗,晏殊纳兰之词。但看来看去,媒体节选的几篇作品,我都没有看到一个真正惊才绝艳的作品。或有人说,你是谁?看得懂什么?我么,也是一个诗词爱好与创作者,也曾在网络“中华诗词大学”和“烟雨楼词苑”当评阅老师。所以如果以我评阅之水准,这些作品能称得上好诗的,很少。大部分只能说平庸时政之作。下面,我对这些诗,都以我的风格评阅下,让大家鉴赏。也欢迎大家对我评阅发表看法。

《将进茶——周啸天诗词节选》(来自百度百科)
洗脚歌
昔时高祖在高阳,乱骂竖儒倨胡床。
劳工近世闹翻身,天下久无洗脚房。
开放之年毛公逝,香风一夕吹十里。
银盆滑如涧底石,兰汤浑似沧浪水。
健身中心即金屋,中有玉女濯吾足。
大腕签单既得趣,小姐收入颇不俗。
别有蜀清驻玉趾,转教少年为趋侍。
游刃削足技艺高,捏拿恭谨如孝子。
君不闻钱之言泉贵流通,洗与为洗视分工。
沧桑更换若走马,三十河西复河东。
尔今俯首休气馁,侬今跷脚聊臭美。
来生万一作河东,安知我不为卿洗?
神父评阅:格律方面,此诗仿李白《将进酒》,算古体七言长诗,四行一换韵,如以七诗排律校验,则出律太多,不忍目睹。(我这篇及以下格律校验都用网上“搜韵”校验,写传统诗词的应该都知道,不知道的点击链接http://www.sou-yun.com/AnalyzePoem.aspx。)如以律诗校验第一句七字就有时、祖、高等三字出律。后面林林总总足有30字出律。所以只能看韵,不能看律。韵脚方面,前四句为七阳,平韵。再四句又转仄韵,为四纸,但第三句又用“石”字,为仄且犯韵部。再四句又转入声仄韵四沃。又转四纸、一东等。平仄韵错乱,但还好四行基本还在一个韵部。
诗意方面,起句是道汉高祖刘邦洗脚时见郦生的典故,用典正确,基本破题。二句从高祖突转劳工,用“闹翻身”和“洗脚房”现代词汇,则太直白,和上句有不伦不类之感。三句又突转毛公,又道“香风一夕吹十里”,不知此“香风”为何风?再下句“银盆滑如涧底石,兰汤浑似沧浪水。”此对句不错,但以格律论:前句为“平平平平仄仄仄”,后句为“平平仄仄平平仄”。此中盆、涧、水都出律了。再后一句又用“健身中心”等现代词和“金屋、玉女”等古词混用。不好。再后也是如此,又是“大腕,小姐”;又是“蜀清、玉趾”,文白交杂,不伦不类。再后唯一句“捏拿恭谨如孝子”写得传神,贴切。再无好句。再下“君不闻”为引语,后面本当石破天惊,警句惊艳。可惜只套了句“三十河西复河东”的好话,没有写出自己的新意。也无半点让人沉思之处。整体不好。
综上所述,此诗文白交杂,不伦不类,格律难纠,韵部错乱。好句不多,庸句不少。不知以何得到王蒙之“大俗若雅,大雅若俗,腐朽神奇,全在一心之证 ”和杨牧之“这是超越,哲思的超越,艺术的超越,更是一种境界的超越”之评语?如说他是写大俗,我承认,如说雅,因为用了“高祖乱骂”和“蜀清”等词就雅了?通篇也无半点雅气。这是在看冯小刚的《私人订制》么?拿个弹棉花的弹弦弹起棉絮如白云,就是大俗转大雅了?我倒!至于什么“哲思的超越”,他的哲学没有脱离前人的世说新语,超越何在?“艺术的超越”,通篇仿《将进酒》,那是千古文章,“气势豪迈,感情奔放”。此诗没有树立主题情绪,用了个洗脚的典故,却没有发展开来,却说什么“大腕、小姐”,“河东,河西”之说。难道是说小姐们赚到钱了,然后又能让“大腕”给她们洗脚之说?“境界的超越”,更是无从谈起,这个境界我说了,用了一句众所周知的俗话当警钟结尾,就是这个何来超越?大概就是等“来生万一作河东”吧!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3 1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月亮最爱小朋友
爷立儿走月即走,儿立爷走月不走。
儿太聪明爷太痴,月亮最爱小朋友。
神父评阅:格律方面,以七绝检验,立、即、走、亮字出律。走韵重。儿、立、爷、走、月等字重字。所以,只能当打油诗看。诗意方面,这首诗让我想起“月亮走,我也走,我送阿哥到村口”的歌词。这也是脍炙人口的一首歌,此诗意境全无出新,只是以“儿”为参照,写的一首哄小孩子的儿歌,整体一般。
此诗的水平,我不知是不是被人单独挑出,如果在此处获奖作品选中,我只能为评阅的眼睛蒙羞!这也叫诗么?如打油诗估且算“诗”,但这首“诗”的水平,大概就是那首让“鲁讯气得活过来的诗”吧!
写邓稼先
炎黄子孙奔八亿,不蒸馒头争口气。
罗布泊中放炮仗,要陪美苏玩博戏。
神父评阅:格律方面,以仄韵七绝校验,黄、头、口、不、陪等多字出律。“气、戏”平水韵不在一个韵部,只能算新韵。诗意方面,起句让我特意百度下,1964年人口普查,全国人口7.23亿。离八亿还老远呢。不知此句典从何处。第二句我也特意百度下,出自一句歇后语“卖了孩子买笼屉,不蒸馒头争口气”。这个大概是说,别看三年自然灾害,全国饿死几千万人,但我们还是争气也有原子弹吧?再三句“放炮仗”是某个伟人说的么?这个炮仗的放得不小,仗字为仄韵,落韵了。结句大概也是伟人胸怀。只是这个博戏代价真不小,不是普通人能玩的。整体一般。
这首诗也完全是首打油诗,也是被人最多诟病的。“不蒸馒头蒸口气”,我们能理解当时中国被美苏帝国逼迫的窘境。但联系上下句,今天的我们,以民生考虑,只能想到心酸。原子弹不能没有,但那些死去的人哪,即使历史不容忘记,档案却仍在保密或根本没有,作者此诗如果是当时写的,我可以说,全国上下,这种诗不下千万,不以为奇,但如果以这首诗评鲁讯文学奖,就不是广大文学爱好者及有良心的人能赞同的了。
写《千手观音》
花光的历飘香久,法相庄严蕴意深。
引领慈航成普渡,神州除夕降甘霖!
神父评阅:格律方面,此诗无误。诗意方面,“花光的历”,指佛光莲花色泽光亮、鲜明。这四个字用得还传神。只是“的历”一词,典故很偏,现代人少懂。二句也可,但“法相庄严”形容如来倒贴切,形容观音不算贴切。三四句就如我们平常看到的观音对联,都是那些话,无韵意。结句的“神州除夕”二字就有些费解了。难道是诗人除夕跑去庙中争上头柱香所写的?诗人信佛,也无从厚非,但如那些痴男愚妇般,除夕不陪家人,跑去上香,求佛问运,不是我辈所为。整体尚可!
此诗没有明显纰漏,但也无新意。前两句用作任一佛像无不可。第三句有观音特色,却都是老话。结句不出彩。所以此诗为尚可。
写《超级女声》
今宵荧幕富星光,五省共追超女狂。
歌曲一朝惊屈贾,粉丝十万下江湘。
……
另类推陈易出新,歌坛况复见清纯。
珠圆荷洁呈靓影,笔畅墨酣赋宇春。
神父评阅:格律方面,这两首诗基本无误,唯第二首靓字出律,三句失粘,四句孤平。诗意方面,第一首起句“富”字不算好。二句直白。三句“惊屈贾”令我费解,屈贾,指屈原、贾生。都是大诗人,大文学家。超女这个小女生追捧的节目也能惊动这些人物么?我是没有看过一集,可能作者看了吧。结句让我想起“百万雄师过大江”,可惜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。整体一般。
第二首起句用一个“另类”改“推陈出新”的成语,意思明白,但成语入诗为写诗之忌。另类也是现代词。二句“况复”本为更加之意,这儿也许应是“又复”。三四句嵌入了四个超女之名,文字游戏而已,无诗意可言。整体一般。
这两首诗记录娱乐时事,没有出彩句子,不能称之为好,以此获奖,也难苟同。

写翁帆杨振宁订婚
二八翁娘八二翁,怜才重色此心同。
女萝久有缠绵意,枯木始无浸润功。
白首如新秋露冷,青山依旧夕阳红。
观词恨不嫁坡髯,万古灵犀往往通。
神父评阅:格律无误。诗意方面,起句二八古人多指十六岁,应为“廿八”,可能作者为了倒装整齐漂亮。二句“怜才”不太对,从上到小方为“怜”,以下到上当为“慕才”。三四句写得很好,比喻恰当,形象十足,佳联!五六句也可以,只是“青山依旧夕阳红”一句化古人诗,工整是工整,却也不算恰当。结句用了一个典故,但警句不出彩和第二句意境没什么区分。整体不错!
此诗是作者写得较好的一首诗,特别是第二联,很形象。格律也无误,可以看出作者功底。可算佳作,但结句稍弱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3 1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张国荣
古诗虽云歌者苦,如君岂伤知音稀。
陆海歌迷共垂泪,旋见光碟涨如飞。
楼头坠絮已无语,帘外冷风继续吹。
哥哥不复为情困,万里云霄一蝶衣。
神父评阅:格律方面,此诗以七律平起首句不押韵校验,则出律太多,诗、伤、知、海、迷、碟、头、絮、处、风等多字出律,不好。韵部方面,稀、飞、衣为五微、吹为四支。不在一个韵部。二句三连平尾,犯大忌。六句孤平,也不好。诗意方面,起句这个古诗典故应为【汉·无名氏·西北有高楼】之“不惜歌者苦,但伤知音希”。这里前后都加了两个字,借用太多,没有自己的东西。三四句对仗不工整,“陆海”和“旋见”,共垂泪和涨如飞词性都不对仗,败笔。五六句有些为对而对,但“已无语”和“继续吹”也对得不工整。结句写有张国荣扮“蝶衣”一事。但也是化古人“万里云罗一雁飞”。整体一般。
这首诗格律问题太多,拼凑多,无新意。此种诗,当时感叹时事,也无不可。以此获奖,难让人信服!

评阅已毕,以我之评,一首不错,一首尚可,五首一般,一首不好。我没有看到这《将进茶》其它之诗,但以这几首诗看来,诗人的水平,大家也看出来了,只能说后期诗词平仄才勉强过关。前期之诗,没有什么格律可言。或说古体诗,打油诗,也无不可。网上说这些作品获奖是“鲁讯文学奖”之耻,我深以为然。古诗词虽然玩的人少,但我在这个圈子呆了数年,也见过众多高手,即如我“烟雨楼词苑”之老师“飞觞醉月”和众多高级班同学,所作诗词水准皆不是此诗人可比。而在QQ诗群,有“大罗天,浣花居,洛阳阁”等著名诗群,也皆是高手云集之地,我不知周啸天之网名,但如果以此作品在这些诗词高手群混,怕难出头。我只注意到一点,这位周啸天诗人或者年纪稍大,较早和王蒙等评委交往熟悉。或说这些票有没有人情票在里面?或者他怎么那么自信他能获奖?我百度了下他资料,或说是川大一位教授,出过几本诗词方面的书,得过什么国家图书奖,五个一工程奖。所以,周啸天在文学诗词界还是有一定名气和地位的。但我就诗论诗,以他的这些作品水准获奖,只怕人脉分占百分之六十,操作分占百分之三十,诗本身只怕仅占剩余百分之十而已!

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109575454/blog/1407940696
【贺新郎·次辛韵】
悲喜无言矣!
看诗坛、窃名盗誉,不知凡几?
宁弃馒头争口气,不视人间饿殍,
问教授、能有多喜?
恭谨捏拿如孝子,
号欣托、趋侍应如是。
情与貌,太相似。
将茶获奖鸣千里,
想青莲、寒坟闻此,几番滋味。
诟病啸天玑珠者,谁识王杨妙理?
让鲁讯、翻身坐起。
却怅无席入评委,
恨古人、教我学苏李。
知周者,二三子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多情神父于上海奉贤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14年8月13日夜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3 1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曾经笑过 于 2017-3-3 14:05 编辑

一个国家级的,假鲁迅之名所颁发的奖居然是这水平,而且之前还有个车延高的羊羔体也获此奖,可见天朝诗词已堕落到何种程度。好诗之人当以获此奖为耻。此奖可休矣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新用户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闽公网安备35070202100115号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( 闽ICP备05001716号-1 )

GMT+8, 2018-9-26 09:13 , Processed in 0.052887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